知多點

也許不少人認為公平貿易只是扶助貧窮農民的一種方法。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,公平貿易更是邁向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一環。因為,我們都是生態鏈內的一部分,我們的行為與其他物種、其他人和自然生態皆環環相扣,所以剝削農民帶來的影響,最終也會回到我們身上。對農民公平,才能善待自己。

過去二十年,農產品價格在期貨市場上浮動不定,而且多年處於偏低水平,以可可豆為例,從1992至2012這二十年間,價格波幅極大,由817至3500美元一公 噸不等。但可可的生產成本,卻不會大上大落,農民面對這不穩定的價格,只可掙扎求存。同樣情況發生在咖啡豆、玉米、糖和米,它們的價格也一樣波動。

在沒能力影響價格的情況下,農民只有兩個對策:一、增加生產;二、放棄農田。

不公平貿易的惡果

為增加生產,農民進行單一種植,配及大量農藥和化肥使用,最終帶來以下惡果:

不環保的化肥:生產化肥,需要大量的燃料,所以也成了氣候變化的元兇之一。據IPCC(政府間氣候變遷小組)估計,生產、運輸和使用化肥所釋出的温室效應氣體,佔總釋出量10%-12%。我們一方面保障糧食生產,另一方面卻破壞我們賴以為生的地球生態。

有害的農藥:不少農藥和化肥都含高毒素,在使用時會毒害農民,根據世衞2005年3月資料,每年有二十二萬人死於殺蟲劑。農藥也會隨雨水流入地下水,再流入大海,經魚類進入食物鏈。也有農藥殘留於食物中,最近綠色和平便發表報告,指大量農藥留在茶葉中,泡茶泡出農藥,我們自作自受。

沙漠化的土地:單一種植、農藥會令土地的肥沃度下跌,令土地變硬,需增加農藥使用量,而生產能力則下降,嚴重的可導致沙漠化。為增加生產,農民會砍伐樹林造地,來種植更多作物,在咖啡價格低迷的時候,巴西便曾出現這現象。

轉基因物種的食物:不少農民會採用轉基因物種,增加種植的效率,例如把細菌的基因放入大豆內,便可抵抗除草劑的毒性,方便種植時使用更多的除草劑。全球已有77%的大豆為轉基因物種。但轉基因物種對人類、其他動植物和大自然的影響,還有極大的爭議。可惜,作為消費者的我們,是無法得知我們食入口的東西,到底是否含轉基因物種。

以上增加農產的方法,皆為不可持續的,對其他物種、人和大自然都造成沉重破壞。我們現在經常擔心的食物安全問題、食物鏈污染問題、氣候變化問題等,都是源於我們在不知不覺間,支持不公平貿易所帶來的其中一些惡果。

不公平貿易亦另大量農民決定放棄農田,湧入城市謀生。

城市人口澎漲:超大城市(Megacity)是指人口超過一千萬的城市。過去十年,超大城市發展迅速,特別在發展中國家。按人口統計,頭十名的超大城市中,有七個在發展中國家,包括中國、印度、墨西哥、巴西和菲律賓。這是因為城鄉發展差異大,當農村沒有發展,甚或生存機會時,農民只能選擇放棄農田,到城市謀生,無數家庭因而分開,而城市的設施又未能應付大量湧入的農民。此外,農民放棄耕作,對糧食的供應,亦構成壓力。